主页 > 生科创意 >宝可梦被侵权,谁来主张? >

宝可梦被侵权,谁来主张?

生科创意 2020-07-03
宝可梦被侵权,谁来主张?
路透社
取得着作权授权的「代理商」就能告翻你?

一般而言着作权受侵害,当然是由「着作权人」主张。但台湾代理商曼迪传播公司称北市动物园、高雄公车涉盗图还有那些以宝可梦图像製作蛋糕的业者都属侵权。那幺,台湾代理商曼迪传播公司不是着作权人,在诉讼上站得住脚吗‭?

虽然曼迪传播公司非着作权人,但一定获得宝可梦着作权人之授权,惟授权又分「专属授权」与「非专属授权」,专属授权依据台湾着作权法第 37 条第四项规定 「专属授权之被授权人在被授权範围内,得以着作财产权人之地位行使权利,并得以自己名义为诉讼上之行为。 着作财产权人在专属授权範围内,不得行使权利。」,换言之获得专属授权的被授权人在着作权受侵权时,得以自己知名义提告;非专属授权则无这样的规定,我们可以看出立法者在此的取捨是不允许非专属授权的被授权人去替着作权人提起诉讼的,毕竟被授权人所取得的权利仅是在 被授权範围内得以加以利用着作 ,着作财产权仍然属于着作权人所有。

曼迪传播是宝可梦自称是台湾唯一合法获得日本授权代理的公司,不过笔者在此无法直接判断究竟是获得专属授权抑或是非专属授权。除了确认为何种态样的授权外,还须加以确认被授权的权利内容与範围‭!‬若仅是取得「非专属授权」,想要替着作权人主张着作财产权受侵害,还需要有着作权人另外类似「诉讼代理」的授权。

「宝可梦」商标权谁主张‭?

在着作权之争议之外,任天堂公司在台湾已于今年‭‬5 月 20 日向智财局提出「宝可梦」三个字的商标注册申请;「POKEMON GO + 宝贝球」的图样也在 03 月 04 日提出注册申请。如无意外,任天堂取得商标权后,在未经商标权人同意使用的情况下,以「相同」或「近似」于「宝可梦」三个字、或「POKEMON GO + 宝贝球」的图样使用在任天堂所注册之类别的相关商品,极可能侵害任天堂的商标权。例如将宝可梦三个字用于食品包装、或者 Pokémon Go 加上宝贝球的图样用于游戏软体中,就会落入侵权的範围中。

宝可梦被侵权,谁来主张?

此外,任天堂申请注册宝可梦相关的商标还有: 索尔迦雷欧、露奈雅拉、火斑喵、球球海狮、梦可宝虚拟传送、宝可梦虚拟银行、精灵宝可梦等。而皮卡丘、PIKACHU 的文字与图样商标均在 2006 年时注册取的商标权。

非商标权人使用近似或相同于已注册之商标,还可能违法公平交易法‭!

商标权的作用之一在于提供消费者辨识商品或服务的来源,同时也带出了企业的形象以及产品品质,倘若今日在未获商标权人同意的情况下将「近似」或「相同」于他人的商标,使用在自己的商品或服务上,让消费者误以为行为人和商标权人之间有授权、代理或经销等连结关係,除了构成商标侵权外,亦可能违反公平交易法中「仿冒」‭‬与「攀附他人商誉」‭‬的规定。在此可以主张者,除商标权人外,尚有专属授权人得主张,根据台湾商标法第 39 条第四项规定「商标权受侵害时,于专属授权範围内,专属被授权人得以自己名义行使权利。但契约另有约定者,从其约定。」

值得注意的是,不仅是使用商标会该当此规定,而是「以着名之他人姓名、商号或公司名称、商标、商品容器、包装、外观或其他显示他人商品之表徵」用于贩卖、运输等使消费者有混淆误认之虞的情事皆会构成仿冒。

前述将「相同」或「近似」Pokémon Go 加上宝贝球的图样用于游戏软体中的例子,便违反公平交易法中仿冒以及攀附他人商誉、诈取他人努力成果影响交易秩序。

有趣的是台湾代理商非着作权人,是否能因抄袭而以被授权人身分向公平交易委员会依第 25 条以欺罔或显失公平之手段影响交易秩序检举行为人‭?

您可能有兴趣文章: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