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驾驶荟萃 >17世纪的台湾也有「百老汇」,差点就有条「华尔街」 >

17世纪的台湾也有「百老汇」,差点就有条「华尔街」

驾驶荟萃 2020-06-04
17世纪的台湾也有「百老汇」,差点就有条「华尔街」

荷兰人自16世纪末开始在世界各地兴建殖民据点,依照其规模、功能而有不同类型,例如巴达维亚属于要塞+市街city;台湾属于要塞+聚落city;日本长崎港内的人工岛「出岛」则是商馆+荷兰商人员工居住区。巴达维亚总督于1631年6月向阿姆斯特丹的公司本部报告:热兰遮城堡已建造完成。随着这座统治中心同步发展的,是位于城堡东边,与城堡隔着一个大广场的汉人住宅区:台湾市镇(stadtZeelandia,又译大员市镇),清代称为台湾街、安平街。

台湾也有一条百老汇

台湾市镇的一条东西向的大道,荷兰文的街名为Breedstraat,译成英文为Broad Way,意为宽街;这是援引荷兰国内的命名习惯。

1620年代,荷兰西印度公司在北美洲新阿姆斯特丹(后改名纽约)曼哈顿兴建一座城堡,城堡对面一条主要道路,就叫做Broad Way(中文音译为百老汇);与Broad Way垂直、位于城墙下的街道,命名为Wall Street(中文译为华尔街)。台湾市镇四周未设围墙,当年若设围墙,则东码头边的那条街,就是Wall Street了。

与「宽街」平行的一条小街道,叫做「窄街」,都是东西向;南北向的街道为横街(Dwarsstraat),台湾市镇分横一街、横二街。最东那条街,荷兰人称为「庙街」,再往东即东码头,清代文献称赤崁渡头(往赤崁的渡头)。1643年起,台湾市镇、赤崁间有固定班次的渡轮行驶,1657年时每天5班对渡,每船不得超过12人,船资每人荷盾5分钱。

17世纪的台湾也有「百老汇」,差点就有条「华尔街」
1660年薪阿姆斯特丹(纽约)曼哈顿的城堡及街道图。荷兰人在北美洲、福尔摩沙同步拓展殖民地,城市的规划与风格有些相似。
第一位女强人在此

在今海山寺与安平基督长老教会一带,有一栋「女强人」印结瓦定(Injey Wattingh)建造的房子,Injey(马来语enick,主人)或可译作「头家娘」,她是穆斯林,嫁给巴达维亚的华人船主Anachod Watting,丈夫死后再嫁厦门人三官(Sacoa),移居大湾(大员),1631年起她自有的船只往来福尔摩沙北部、日本、巴达维亚之间贸易,部属中不乏海贼。三官与她不睦,后来跑回厦门另娶嫩妻,她留在大湾照管生意。

1636年,在巴达维亚当了17年「甲必丹」的华商苏鸣岗来台购屋居住,曾建议台湾当局课徵赌场税,他居留约三年,返回巴城之前出售豪宅以清偿债务;1637年公司为酬谢多年来促成荷、明双边贸易的大商人林宗载(号亨万,Hambuan),决议每年致赠他800-1000里尔,这位厦门进士出身、太常寺卿退休的大商人,也参与农业开发,试种苎麻、广东姜等作物,他与苏鸣岗等人堪称台湾拓垦史的先驱。1652年举报郭怀一密谋举事的大商人、地主Pouw,则住在东码头一带。

1638年5月,当局公告台湾市镇所有房屋交易,买卖双方都应缴纳什一税,为了取得徵税的依据,乃针对房屋进行测量,发给所有权状。1643年曾派遣商务官重新核发房屋所有权状;到了1650年,产权问题日趋複杂,大部分屋主没有登记与权状,有权状者也多与现况不符,乃于7月底公告:所有人应重新换发登记完整的房屋权状。

市镇建设全台独步

1630年代市镇发展初期,房屋多以茅草、竹子搭盖,后来当局限期拆除,强制规定用砖瓦建材。由于许多人在住家门前养猪,因此明令公告禁止,养猪人家纷纷将猪舍移到屋后;当局公告:在市镇养猪造成汙臭,一律强制迁往市镇外的渔场附近。本日同时公告,严禁所有人偷吃赤崁地区的甘蔗。1640年代从福建大量进口瓦片、砖头,可推断此时期市镇蓬勃发展。1643年当局重申前令,以茅草竹材搭盖者应在公告8日内自行拆除,否则将没收房舍并罚款。1648年,台湾当局在热兰遮城和台湾市镇设有市政府、税务所、公秤所、台湾病院、女子矫正所、刑场、市场等机构。

1652年前后,市镇扩大成南北向、东西向各三条道路,三横三纵分割成约19个街廓,最靠近热兰遮城的一排,多为公共设施,如居中者为市参议会,其南第二个街廓为墓园,其北第二个街廓为税务所。研究指出,东西向宽街的路面宽度80荷呎(23-24公尺)。1645年时,从城堡的东北角经过铁匠坊、市场,通往台湾市镇的主要道路进行铺设工程,以树枝垫底、上铺蚝壳,用木头捣碎蚝壳夯实,上面再铺贝壳、细沙,道路两旁边缘铺设砖头,作为排水沟。台湾市镇的街道也进行整建,每条街的中央地带用树枝、蚝壳垫高,工法应如前述道路。到了1651年,台湾市镇所有街道的路面全都以石头、木屑铺设。

17世纪的台湾也有「百老汇」,差点就有条「华尔街」
左边红瓦白墙的密集街区为台湾市镇,右边为热兰遮城。此图为17世纪荷兰画家芬伯翁(Johannes Vingboon)作品,应该是根据台湾绘图师初稿精緻而成。
汉人头家呼风唤雨

市镇北侧的北码头一带,是海关所在,从海外输入的货物,应在「公秤所」过磅,再到隔壁「税务所」缴税。中国商船通常泊靠南码头,住在南码头一带的荷兰公司通译、商人何斌,后来徵得公司同意,准许中国商船就便在他家过磅、课税,他暗中替郑成功收税之事被揭发后,寅夜逃至郑营,摇身一变成为郑成功的马前卒。今延平街「何家古厝」,正巧位于何金定(音译)、何斌父子的宅邸一带。

1640年代起,台湾当局遴选10位有力人士任汉人头家(cabessa),参与公司的商贸、税收、民事案等公共事务。已故中国商人Jan Soetekau的遗产如何处分,即由汉人头家议决后,以书面送交台湾评议会;公司应国姓爷之请,派医生去厦门为他治病时,便要求四位汉人头家担保医生可平安回来;1660年3月中,当局怀疑汉人头家通敌,全部逮捕拘禁,扣押动产、不动产,直到郑成功攻台前一个月才予以释放。

战后废墟野兔成群

1656年10月,市镇遭强颱侵袭,遍地乱石瓦砾,临海的街屋几乎全倒,何斌与其他人新造的豪宅无一倖免,市镇的荣景不再。翌年6月,当局发布一项告示:禁止在市镇的街道上研磨稻穗等穀物、禁止放置鹿肉吹风,因为此等行为不仅佔用街道、妨碍行人,更让灰尘、臭气危害住家。10月初,当局鑒于市镇有不少街头乞丐、罹患疾病者,责成汉人头家在三天内送去赤崁的中国人病院或移置他处,否则必须共同收容到自己家里。

1661年5月,郑军的前线指挥官马信,率军驻守市镇。历经九个月的围城、砲战,郑军病死、饿死者众,许多门板、窗户等木材被拆去製作棺木;为了作战需要,连栋房屋几乎都相互打通;到了年底,从热兰遮城堡上面望去,整个市镇大部分房屋都拆平了。1664年,荷兰舰队司令出海王(Balthasar Bort)记载当年已改名为「安平街」的台湾市镇,「已呈废墟,空无一物,野兔成群。」一个与曼哈顿同步发展、红瓦白墙的欧风市镇,至此走入历史。入郑、入清以后,发展成中国式市街,已是另一种面貌了。

相关书摘 ►17世纪明、清、荷、郑对峙冲突,造就逃兵叛将的大航海时代

书籍介绍

《解码台湾史1550-1720》,远流出版
.透过以上连结购书,《关键评论网》由此所得将全数捐赠儿福联盟。

作者:翁佳音、黄验

台湾的存在,从头说起──有图为证,以史为凭,翻转台湾史,全新说故事

许多与台湾「出身」紧密关联的问题,四百多年来一直朦胧、讹误,甚至曲解;台湾的存在,必须从「头」说起!本书以早期台湾史(1550-1720)扎实的第一手文献为基底,将精闢的研究成果作有系统的整理,精心规划成浑沌、开光、翻转、传奇四篇共51个主题,超过200幅的珍贵历史图像、还原图、示意图、解说图等,撷取关键性的场景、纪录、对话,蒐罗原汁原味、生鲜惊奇、闻所未闻的故事,带领读者重返历史现场,来建构台湾早期历史的多元与主体……

两位作者各有专攻,中研院台史所翁佳音教授在东番、荷西、郑氏等领域的独到见解,学界共睹;具百科编辑经验的资深编辑人黄验对文献素材之统整与编写素有所长。双管齐下,能量共济,精闢而深入地呈现近代初期(Early Modern)170年间的台湾历史风华!

17世纪的台湾也有「百老汇」,差点就有条「华尔街」

您可能有兴趣文章:

推荐内容